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美女大姨姐春萍的小骚屄        乱伦杂交的乐趣        小茹       山村美少女        乞丐母女
淫乐麻将        监狱风云        娇妻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        嫂子与堂弟        变态少年        


  这是产生在石家庄市的一个故事,龙海纺织有限公司“金叶,正忙着呢?”

  金叶擡眼一看,本来是李莉。她是公司经理的私人秘书,也是公司里的大美人,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非常的匀称,金叶私下里曾听公司里的男同事色迷迷的把她称做“小淫女”。

  金叶放下手里的滑鼠道:“是啊,刘总要我这两天把公司今年的事蹟赶出来,有事吗?”

  “刘总让你忙完了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哦,我知道了!”

  金叶乱七八糟的忙了一早上,直至下午才把事蹟单收拾出来,然后赶快列印出来,向经理室走去。临进门前,金叶下意识的将自己及膝的裙子向下扯了扯。

  “咚、咚”,金叶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请进!”

  金叶走了进去,把门关上,只见里面有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

  “刘总,您要的今年的事蹟我已经做出来了,李莉说您还有事找我?”

  “啊,是小叶啊,是的,是有事找你,你先把事蹟单拿过来我看看。”

  金叶走到办公桌前,刚要把事蹟单递上去,经理示意要她走到他身边去。金叶迟疑了一下,咬咬牙,走近他身边,并把事蹟单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经理低下头看了看,道:“小叶,把这上面的材料详细讲解一遍给我听。”

  金叶低下头,道:“好的,刘总。”

  “今年我们公司总的事蹟还不错,比去年上升了六个百分点,但上半年的事蹟不太理想……”金叶无神的唸着。这时金叶感到到经理的一只手隔着裙子落在了自己的臀上,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

  金叶屈辱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金叶甚至被经理扯掉了内裤,要不是金叶当时挣扎起来,还不知会产生什幺事情。她也想过辞职,可是她老公不但工资少得可怜,还有几十万元的房贷没有还清呢,自己怎幺能……唉……金叶有一句没一句的唸着。

  经理的手不安分的动着,他见金叶没有反抗,于是手往下移,从金叶裙子下伸了进去,在她两腿之间滑动着。

  今天金叶正好没有穿长筒丝袜,她只好强忍着自己不去摆脱这只可恶的手。这时经理的手已经向上伸至金叶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起来,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金叶的下阴处。一阵阵淡淡的快感不由的自金叶的双腿间产生,传入她的大脑。

  又来了,金叶羞恼的想着,怎幺被这种人侵佔我也会有这种感到。她的心激烈的跳动起来,金叶索性不再念那讨厌的事蹟单,只盼望经理对自己的侵佔快一点结束。下身一凉,金叶的裙子被掀了起来。紧接着,一双手将她的内裤往下扯,金叶的双腿条件反射的夹了起来,不让他把自己的内裤脱掉,可是,最后还是被经理奥妙的褪了下来。

  这时,金叶下身已无寸缕,全部的裸露在经理的眼里。上次金叶的内裤虽然被经理扯掉了,可是由于她的挣扎,他并没有看到金叶的下体,可是这次,还是被他给看到了。

  除了她老公,刘经理是第二个看到金叶隐私部位的男人。

  金叶虽然趴在桌上,可是依然感到到他的视线正紧紧盯着自己的那里,金叶紧张极了,可是她的阴道却开端不停的抽搐起来,每次抽搐,金叶都可以感到到下体不停的渗出水来,不一会儿,渗出的水自她的大腿根处向下流,最后流进她的鞋里。

  “啊,小叶,你的下面真美!屁股翘翘的,腿又细又长,真不愧是我们公司里最美的女人,咦?你下面的小嘴里怎幺流了这幺多口水啊。我帮你擦擦。”

  金叶羞得做不出声来。

  这时,刘经理的手拿着金叶的内裤帮她把下体的水清算乾净,而少了他的挑逗,金叶的下体也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抽搐。很快地,他的双手又放在了金叶的臀上。

  一股股热气喷在了金叶的后面,弄得金叶感到痒痒的,很舒服。她可以断定,他必定是在离自己那里很近的处所看,可是那里是自己老公都没有仔细看过的处所啊。金叶娇羞的想挣开,可是她的臀被刘经理的手牢牢的固定住,一点也动不了。心里不由的产生更加强烈的屈辱感。

  可是水又不争气的开端流了出来。

  这时,又产生了一件金叶绝对想像不到事。

  突然金叶感到下面被什幺东西贴住,紧接着一个热乎乎,软软的东西在她阴唇上蠕动,很快的它就钻进了她的下体,不停的动着。

  “啊……”好舒服,金叶的大脑里面暂时地空白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醒了过来,他该不会是把那个放了进来吧,可是不像,她感到下面的这个和那东西形状又不太一样,而且软软的,该不会是……他的舌头吧!

  金叶和老公结婚也三年多了,可是连她老公也从没有用舌头舔过她那里,今天经理他竟然……“刘总,啊……不要……舔那里……呀……”此时,金叶舒服得连说一句话的力量也没有了,如果这时有人脱了她的鞋子,就会创造金叶的脚指头也舒服得一根根翘了起来。

  经理真是个魔鬼。

  他用双手将金叶的阴唇拉开,然后他的舌头象蛇一样在金叶阴道里钻来钻去,将金叶的理智一点点除去,愿望的火焰渐渐的燃烧了她。

  “呼呼,你的爱液可真是甜蜜啊。”经理将金叶下体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进了肚子里,好像金叶的爱液是什幺琼浆蜜液一般。

  他的言语刺激着金叶的感官,下体的感到更加激烈的冲击着她的脑海。金叶认命的想着:既然下体已经被他看过了,而且他正在用嘴亲自己底下,为何不好好享受一下呢?只要不让他的那里进入我的下体就行了呗。想到这里,金叶配合地将臀部翘了翘,以方便经理的舌头在她底下运动,甚至,金叶悄悄、慢慢地将双腿分了开来。

  “嘿嘿,这才是我的乖宝贝。”刘经理怪笑起来,他好像创造金叶的打算似的,舌头更卖力的蠕动。

  一阵阵昏晕的感到向金叶袭来。

  “啊……我……不行了……”金叶使劲喘着气,这时金叶的喉咙好像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她知道这是她快要达到高潮的表现。

  突然,金叶感到有一根手指在她肛门处轻盈的划动起来;而同时又有两根手指将她这时因高兴而崛起的阴蒂捏住不停的撚动着。

  金叶的呼吸几乎要结束,宏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向她涌来,阴道里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

  “呜……”金叶舒服得甚至发不出声音来。

  金叶无力地瘫在了桌子上。

  这时高潮的余韵还未从我金叶体内消散,身后却传来“悉悉嗦嗦”的动静声。

  金叶的心里猛的一惊,心想,这分明是正在脱衣物的响声呀。经理他想要干什幺,难道他要……不行呀,我不能再让他得寸进尺了,否则我以后还怎幺面对我老公呢?金叶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想要挣扎,可是偏偏身材却软得一点劲也使不上来。

  “小叶,舒服吗?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呢!”经理在身后笑得更加淫秽。

  刘经理的手从金叶腰后伸了过来,*迫着将她的身材翻了过来,于是变成金叶躺在桌子上的样子。

  金叶勉力的用手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软弱得道:“不要啊……刘总,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这里会有人来的,您就放过我吧,不然……我会报警的。”

  “嘿嘿,我已经吩咐过李莉,这里谁都进不来。至于报警嘛……如果你尝了我的大肉棒……嘿嘿,必定会捨不得报警的,刚才你已经爽过了,可是你看看我这里,硬梆梆的怎幺办?”

  金叶低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下身赤裸着,那里这会儿正直直的矗立着,又粗又长,而且上面还布满粗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样,还有他的龟头,竟然有她的半个拳头那幺大。金叶心里不禁一颤,我的天啊,这要是真的让他插进我的底下,那我能遭遇得了吗?此时金叶感到自己就像一只落入虎口的小兔子,身子无助的发抖着。

  经理淫笑着将她的两腿离开,金叶的阴户又一次裸露在他的面前。

  “啊……”金叶不由的惊叫了一声,急忙坐起身来,用手遮住自己的阴户。她本意识地想合上她的双腿,可是经理站在她两腿中间,根本合不住。

  经理笑嘻嘻的站着,蛮有趣的看着金叶的表现,突然说道:“小叶,要不这样吧,我们俩来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今天放你走,如果你输了,你就乖乖的让我干一下,怎幺样?”

  他故意把“干”字咬的很重,听的金叶下体阴道内不禁一颤。这可恶的色鬼。可是金叶还是急忙的点开端来,只要能让他不那样,金叶这时什幺都能答应。

  他又淫笑起来,不慌不忙地用指着金叶的阴道口道:“我们来这样赌吧。让我来挑逗你,你如果能让你的这里不要流出水来,就算你赢了,反之则我输了。”

  金叶听了心想,自己身材本来那幺敏感。每次只要老公轻轻一摸自己下面就会淫水氾滥,怎幺能遭遇经理这样的挑逗呢?

  “这个不行,换一个吧。”金叶红着脸道。

  “咦,这个为什幺不行,你说出原因来。”

  “嗯……是因为……因……为……”金叶实在说不出口来。

  “因为什幺,不说出原因来就照我说的来做。”

  “不要,”金叶一急,脸更加红了,低着头小声地道:“因为……你一摸……我就忍不住……出水了……”

  “哈哈哈,”刘经理得意的大笑起来,“好、好,那我们就再换一种赌法吧,哈哈!”

  金叶紧张地看着经理想了想,他突然道:“我倒有个公平的赌法,你看,我这里硬邦邦的,只要你能在半小时内不管用什幺措施,让我这里发射出来,就算你赢了,你看怎幺样?”

  金叶盯着他那个又红又紫,大得吓人的东西,咬咬牙,下了下决心,道:“好吧!”

  经理又开端色咪咪的看着金叶,道:“那你先把头髮披下来,我爱好看你披着头髮的样子。”

  金叶仰开端,把盘着的头髮解下来,并摇了摇,让头髮顺滑下来,问经理道:“这样行了吗?”

  这时经理盯着金叶,只差没流出口水来了。

  他又道:“小叶,把上衣的扣子解开!”

  金叶迟疑了一下,想到:反正身上最重要的部位都让他给看了,也不在乎我的胸部了,只要能让他快点射出来,什幺都行。于是,金叶把她女式西服的扣子还有衬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她里面白色的缕花胸罩来。

  由于金叶的乳房比较饱满,也比较挺,所以她平时挑选胸罩时都挑的是比较柔软和比较薄的面料,今天的这副胸罩就非常的薄,再加上是缕花的,从外面可以看到她乳房的大概样子。本来,这是金叶偷偷买了筹备今晚给老公看的,还筹备和老公……可是现在,竟然被这个大色狼……想到这,金叶心坎不由的一阵悲哀……金叶红着脸,伸手到后面去解胸罩的扣子,可是看见刘经理的色脸,心里突然泛起一阵不安的感到。

  “刘总,你说话算话?”

  “小叶,我骗你干嘛,不然刚才我早就放进去了。”

  金叶心想,是呀,他现在好像没必要骗自己,可是她看见经理嘴角边的那一丝笑,总感到哪里不对,算了,认命了,我必定要让他射出来。

  金叶手一鬆,胸罩的扣子解开了,金叶胸前的乳房弹了出来。她顺手把胸罩放在桌子上,低着头小声对经理道:

  “好了。”

  这时,金叶上衣的扣子全部打开,露出了全部胸部,而底下两腿被迫离开,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露出了全部外阴。金叶想,如果老公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在别的男人面前,他会怎幺样呢?金叶眼前涌现了老公恼怒和悲伤的脸。

  老公,原谅我。金叶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哇,真俏丽呀,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小叶,没想到你里面和外面一样的迷人啊!呵呵!”

  经理的话打断了金叶的思路,他坐在金叶面前的椅子上,说道:

  “小叶,来坐在我腿上来,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刘经理看了看手上的表,“现在开端记时了!”

  金叶急忙站起来,跨坐在他腿上。   经理腿上的毛好多,弄得金叶痒痒的,金叶强忍着,正筹备伸手握住他的阴茎,没想到他把腿一擡,金叶“啊”的一声失去了重心,上身自然地往前一倾,双手下意识的就搂在了他的脖子上。

  “呵、呵,宝贝儿,往前点好。” 刘经理双手搂住金叶的腰淫笑着道。

  金叶底下的阴唇这时正好贴在了他的阴茎根部,热乎乎的,一阵快感又传了上来,这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高潮才过去不久,阴唇由于充血而变得更加敏感的缘故吧。

  金叶红着脸恨了他一眼。但下体一时竟有点捨不得离开他那里的感到。算了,这样也许能让他快一点出来呢,金叶自我开脱的想道。

  金叶鬆开双手,左手轻轻的搭在刘经理的肩上,右手往下握住了他的阴茎。

  金叶开端为刘经理的阴茎套弄起来。由于金叶的手太小了,只能勉强地握住刘经理阴茎的大半部分,只见经理的大阴茎在金叶手里不断轻轻的脉动着。

  金叶在心里不由暗暗的把他和她老公比较起来。刘经理的尺码起码要比她老公大三个号,经理的阴茎不但要比她老公的粗大的多,而且又硬又烫,想到这里,金叶的下体不禁和刘经理的大阴茎贴得更加的紧凑,而阴唇和阴茎相贴的处所由于金叶心理的缘故变得湿漉漉的。金叶不好意思的偷偷瞟了经理一眼,只见刘经理这会正舒服的瞇着眼睛,根本没有看她,大概是很舒服吧。

  金叶鬆了一口吻,看这样子应当半个小时能射出来吧。

  不一会儿,金叶的右手开端发麻,速度慢了下来。在家里金叶来例假的时候,有时会替老公手淫,所以她知道一旦速度慢下来,男人的快感就会降低。有了,金叶轻轻的挺动腰身,用自己的阴唇贴着他的阴茎,开端高低的滑动起来,而她的手则在刘经理的龟头上轻轻的抚摩着。

  这着果然不错,经理爽得把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住了。金叶突然想到以后可以给老公这样试试,可是又想到老公的阴茎没有这幺粗大,这招根本就用不上,不禁心里一阵扫兴。

  像是受到了勉励一般,金叶动作的幅度也渐渐的大起来,可是这样一来的成果是她自己下体的快感却变得强烈起来,没有几下,金叶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就把刘经理的大阴茎弄得全部都湿了。金叶干脆用手把她流在阴茎上的爱液均匀的抹开,有了爱液的润滑,金叶的手和下体更加省力的动作着。

  这时金叶的鼻尖和鬓角都累出了汗,脸上一片嫣红,可是刘经理的阴茎却不见一点要射精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粗壮起来。   完了,这可怎幺办呀?

  这时经理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她的一只手离开了金叶的纤腰,却握住了金叶的乳房,另一只手微微用力,金叶的上半身搂近他的身材,嘴巴吻在了金叶的耳根上。

  金叶的阴唇正好压在他的阴茎上面。

  “嗯……你要干什幺……”

  金叶感到身上如遭电击,下体的水好像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

  刘经理一边用手指撚动金叶的乳头,一边轻舔着她的耳垂,另一只手还伸进金叶背部不停的划着圆圈,轻轻地对金叶说道:

  “我在帮你呀,你呀,是我见过的最俏丽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吗?”

  虽然金叶很厌恶他,可是他这几句情话让她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他这几句简简略单的情话这会儿对根本就没有防御的金叶来说简直是緻命的。

  而且金叶身上最敏感的几处地带同时被袭,金叶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啊……你……放开……我……我……还要……让你……射……呜……”

  金叶闭上嘴的原因是刘经理的嘴巴突然封在了她嘴上。

  金叶闭着嘴,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可是,金叶突然感到乳头一疼,是刘经理用力掐了她一下,“呜”,金叶忍不住张开了嘴,他伺机把舌头伸了进来。他的舌头捲住金叶的舌头,金叶被动的和他接起吻来,但是不一会儿,金叶就沈浸在他的热吻当中,他不时的吸住金叶的舌尖,又轻轻舔金叶的牙床,还在金叶的舌根底下轻轻打转,这还是金叶这一辈子中第一次这幺全身心肠投入到一次热吻当中。与此同时金叶再也把持不住自己,她双手紧紧地搂住刘经理的脖子,下体也无意识的在经理的大阴茎上轻轻的摩擦着,早忘了自己该干些什幺了。

  良久良久,经理的嘴离开了金叶的唇,金叶依然恋恋不捨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经理又对着金叶淫笑起来,他指着金叶的臀下道:“小骚货,你看看……”

  金叶低头一看,不但脸上,连脖子上也红了起来。本来金叶流出的爱液不但把刘经理的大腿处全部弄湿了,而且就连刘经理屁股下的纯毛坐垫,也给弄了好大一块的湿印子。

  “小叶呀,你老公一般一週和你做几次爱呀?”

  金叶红着脸道:“平时老公都在外地打工,每一两个月回来一次,大概一两个月两三次吧。”

  “什幺,放着你这幺美的人儿不管,一两个月才两三次,惋惜呀惋惜,要是我,必定每天要和你做三四次,呵呵!”

  “不是啊……只是因为他很忙,所以我不怎幺爱好……”金叶娇羞地说。

  “宝贝儿,那你不想吗?还是不爱好……难道你不感到空虚寂寞吗?”

  “……想……爱好…只是……他的有点阳痿”金叶低着头低声说道。

  “宝贝儿,难怪你这幺敏感,一碰你就流这幺多水,本来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啊!哈哈……没关係,你老公给不了的就让我给你吧!”刘经理哈哈笑道。

  金叶脸一红,一时不知说什幺才好!

  这时刘经理擡起了手,看了看表道:“宝贝儿,时间还有五分锺了,看来我可以好好的干你了!”

  金叶着急地道:“不要啊,刘总,还有五分锺,我必定可以让你射出来的!刚才你又不是没有试过,五分锺你怎幺可能让我出来!”

  眼泪又开端在眼眶里打转,怎幺办,金叶真的不想失身给这个色鬼。虽然他刚才带给金叶的要比她老公强烈好几倍的快感,虽然她的身材隐私的各部分都已给他摸过、看过,可是,理智告诉她,老公才是她最爱的人,自己那里应当是老公一个人所独有的。

  “不过,我到有个两全的好措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是什幺,快告诉我呀!”金叶拉着经理的手急忙问道。

  “嗯,是这样,你要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处所是在这里。”经理握着金叶的手放在他宏大的龟头上道。

  “嗯,是的……”金叶点着头道,她好像听老公说过这个。

  “我可以再多给你十分锺,你可以选择用嘴巴给我弄,也可以选择让我只把龟头部分插在你的阴道里面,至于露出的部分可以用双手给我动。不过,我建议你可以用嘴巴给我弄,因为女人的嘴巴是最能刺激男人的,我想也只有这样我才干更快的射出来。”

  什幺,这不是要我给经理口交吗?这怎幺可以,我都没给我老公口交过,怎幺可以……金叶心想,这总比他插进自己阴道里面好一些,她认为只要不让经理插进自己阴道里面就算没有对不起老公!想到这里,金叶低声说道“那好吧”

  “宝贝儿,选择用嘴吗”

  “哦……嗯”

  刘经理把金叶从办公桌上抱下来,自己身材靠在办公桌上,说道 “好了小叶,你可以开端了”

  “小叶,来跪下,伸出舌头来,好好舔吧!”

  金叶无奈,只好往下拽了拽裙子,慢慢跪在刘经理身前,只见经理的大鸡鸡得意洋洋的矗立着,不时的还一颤一颤的,好像在向金叶宣战!紫色的龟头好像一个大蘑菇,足足有鸡蛋大小,金叶从没有给任何男人口交过,她一时也不知该从无处下手,只是跪在刘经理面前呆呆的看着经理的大阴茎。一看不禁犯了难。心想,这幺大,怎幺弄啊?刘经理好像看出了金叶的心,用带有命令性的语气说道,“小叶,还有八分锺!”“”我……我…我“

  金叶一看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不知说什幺,心想,就这一次,豁出去了!想到这里,她慢慢张开小嘴,伸出粉红的香舌慢慢靠近经理的大阴茎,同时金叶的一只手也刚想伸过去摸刘经理的大经理。在快要挨到的时候,刘经理说道”用嘴巴,不许用手。

  与此同时,经理伸手握住自己的大阴茎,用力拍打了一下金叶的香舌,只感到阴茎在与金叶香舌接触的同时,一阵湿热同时传来,使刘经理的大阴茎瞬间一颤!同时,金叶也感到一阵胆怯,伴随着男人阴茎特有的味道,金叶伸出舌头去舔经理的大阴茎!

  刘经理微笑着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金叶,用手握着大阴茎挑逗性的拍打着金叶的舌头,和脸颊,弄得金叶只是张着嘴巴伸着舌头随着经理的大阴茎左右摇晃着!只见刘经理突然不动了,金叶这才抓住机会真真正正舔到了刘经理的大阴茎。

  金叶仔细的轻舔着如鸡蛋般大小的龟头,一阵阵浓浓的,男人特有的味道不时的通过味蕾传进她的身材里,本来男人阴茎的味道是这样的!她好像很爱好男人阴茎这种特有的味道。金叶心理想着,嘴巴是不停的围着经理的大阴茎舔着。

  “骚货,给我舔舔蛋蛋”刘经理瞇着眼命令道。

  “……哦……”金叶一边舔着一边应喝着。

  金叶顺着经理的大阴茎舌头慢慢移到蛋蛋处,直接用舌头舔着。

  “把含进嘴巴里”经理又命令道。

  金叶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舔着,嘴巴用力吸了几下,只见经理的蛋蛋随着金叶用力的吸里一下进入了金叶的嘴巴,一下子金叶的嘴巴里就满了,金叶心想,经理的蛋蛋好大啊,比自己老公的大多了。舔了一会,经理又命令道“金叶,你个骚货,把嘴巴张开”

  金叶随着经理的一声,张开嘴巴,还没反响过来,经理就一手握住自己的大鸡鸡猛的顶进金叶的嘴巴里,一手紧紧扶住金叶的脑袋使其不动!由于金叶没有筹备,金叶一时被经理的大阴茎插进自己嘴巴里,顿时嘴巴里被一根硬棒装满了全部嘴巴,直插的她被呛到了。金叶这才注意到刘经理只是把龟头插进来了。

  接着刘经理抱着金叶的头快速的在金叶嘴巴里抽送起来,每一次都顶在了金叶的喉咙最深处,只插的金叶眼泪都流出来了,还不时的带有干呕。突然,刘经理停顿了一下之后,又快速的抽动了起来,只见金叶满脸通红,头部明显的抽搐了几下,阵阵干呕使金叶无法忍耐,一大股还未消化完的食物从金叶的嘴脚出流出。经理见状,更是喜悦,连忙狠狠地抽动了几下,才把阴茎抽出来一些,只留大龟头再金叶嘴巴里,这下金叶实在受不了了,只见她持续呕吐了好几口,有气无力的瘫坐在那一动不动。

  经理还没等金叶缓过来,两只手又狠狠抱住金叶的头部,用力的摁向自己的裆部,同时自己的下体也用力儘可能的顶进金叶嘴巴的最深处才结束前进,直憋的金叶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这才把大阴茎从金叶嘴巴里抽出一部分。

  金叶趁机赶紧喘了口吻,还是刘经理有经验,还没等喘过来,经理的大阴茎又用力插了进来,这次与上次不同,只见刘经理抱着金叶的头使金叶身材向后倾,使金叶的头部向后仰,以緻使金叶的嘴巴和喉咙成一条直线,然后把自己的大阴茎用力插进金叶的喉咙里面,双手同时用力抱住金叶的头部不让金叶头部后移半步。

  只见,刘经理将近20公分的大阴茎完整进入金叶嘴巴里了,只见金叶仰着头发出一阵阵难受的 “嗯……哦……哦……的声音,这更加刺激了刘经理的脑电波,他用力的抽插着这个在自己身下不断扭动着俏丽躯体的少妇。”

  只见金叶瘦小身材胸部的乳房一鼓一鼓的,难受的想摆脱!想说话由于大阴茎的插入又说不出来。刘经理看到金叶难受的样子,更加刺激了他,他我又加大力度,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努力使自己的大阴茎更深的进入金叶的喉咙里面,直插得金叶喉咙部好好的鼓起。在脖子外面都可以看到经理大龟头的形状,经理舒服的用力高喊:

  “宝贝儿,全插进去了。”

  只见此时的金叶眼泪都流出来了,眼神很迷茫,身材也有些抽搐,刘经理这才不甘心的从金叶嘴巴里抽出大阴茎,抽出来的同时,由于阴茎与喉咙间是真空的,发出了一声如开红酒是发出的清脆的“呗”的一声,就在经理在金叶嘴巴里抽出大阴茎的同时,金叶一下子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见金叶难受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此时的刘经理那可能放过眼前这个俏丽的尤物,他见金叶流着泪,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更是一阵欢乐。心想,齐金叶,你个骚货,今天我必定要把你操了。

  好不容易金叶才缓过神来,用无力的眼神看着经理说道,“刘总,可以了吧?”

  “我还没射呢!要让我射出来才可以,现在还有5分锺,你要加把劲哟!刚才认为你用嘴巴可以让我射出来,没想到……唉!还有一个措施,你还要不要试试?”刘经理笑瞇瞇的看着金叶应声说道。

  “什幺措施?”金叶无奈的问道。

  “就是我说过的, 我只把龟头部分插在你的阴道里面,至于露出的部分可以用双手给我动。你再稍微晃动一下,我确定会很快射出来的。”

  什幺,这怎幺可以,这还不是和插进去一样吗?

  “小叶,想好了没有,你要不批準那只好等时间到了。到时侯我就可以全部插进去了,那必定会很爽的。而且我只是把龟头放进去而已,你只要轻轻的动一动,根本就不会插得太深,那和没放进去又有什幺两样。”

  金叶脸色又开端苍白起来,她的心坎激烈的做着奋斗,终于,金叶决定还是选择插入龟头。这总比全插入要好,再说,刚才经理的舌头不是也在自己阴道里面动了好久吗?还让自己达到了一次高潮。

  金叶迟疑了一下,道:“那好吧,可是…我好怕…你那里太大了,我怕……”

  经理大笑着道:“哈哈哈,你个小骚货,不用怕,等会儿你欢乐还来不及呢,你想想,女人生孩子时那里能涨开多大,女人的阴道是具有很强的压缩力的,怕什幺呢?来吧。”

  可是金叶还是紧张的要命。她却丝毫没有想到如果经理把龟头放进去以后不遵守约定了怎幺办。

  这时经理已经抱着金叶站了起来,金叶赶忙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双腿也紧紧夹住他的腰,他捧着金叶的屁股靠近桌子,将金叶放在上面道:

  “刚才的姿势不方便,等会我站着不动,你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动我的这里,一直到出来为止,知道吗,时间就给你二十分锺好了,怎幺样?”

  金叶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即将会被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插入体内,虽然只是个龟头,但他那里是那幺的宏大,插进自己身材里面会是什幺感到,信任必定会很舒服。想到这金叶心里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高兴感。

  只是转念想到老公,金叶心坎里又充满了重重的罪恶感,但是没想到的是这种罪恶感却反而刺激了她,使她本来就潮湿不已的下体变得更加的狼迹不堪。  “我看鞋和裙子还是脱了的好。”经理自言自语的道。

  片刻后金叶双脚的鞋子被脱掉,扔在一边,露出了她两只雪白纤细的小脚。他将金叶的两只脚握在手里,怪笑着又道:

  “裙子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来……”

  金叶强忍着从脚部传来的麻痒的感到,小声道:

  “裙子就不要脱了吧……”

  “哈哈,好的宝贝儿,那就听你的不脱了,不过你要把裙子撩起来,免得一会儿不方便,来吧。

  金叶只好低着头将裙子撩到了腰上,把全部外阴露了出来。

  经理靠的金叶更近了,他双手搂住了金叶的腰。

  终于要来了,金叶悲哀的想道。她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用手搂住了刘经理的脖子。

  与此同时金叶感到到一个火热,宏大的东西碰触在她的阴唇上。这必定是经理的那个龟头了,它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在自己阴唇上来回的滑动着,好舒服啊。

  金叶的心在激烈的跳动着,紧张和不安,屈辱和罪恶,还有羞涩和苦楚,种种不同的感受一起涌上金叶的心头,而这时她的阴部却和她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爱液,这已足足能够充分地润滑那根即将插入金叶体内的阴茎了。

  ”宝贝儿,我要进来了……“

  ”嗯……你……你慢一点“

  金叶感到到经理的阴茎不再滑动,顶住了自己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来。

  ”啊…不要动……啊…它…它太大了……刘总……求求……你……了……“金叶阴道的前端这时彷彿要被涨裂,而且进入的部分火热而坚硬,虽然她和老公做过很多次,但这种感到是她从未有过的,她也不知道要怎幺形容才好,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到,这感到让她好像同时有在天堂和地狱的感受。实在无法忍耐这种感到,想让经理停下来。这真是太可怕了。

  经理停了下来,金叶喘了口吻,他突然又将阴茎抽了出去。在金叶刚感到空虚的时候,他又顶了进来。这次他没有停,又退了出去,紧接着又顶了进来,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金叶,金叶的双腿不由的分得更开,无意识的遭遇着刘经理带给她的这种快感。

  终于,金叶感到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经理停了下来。金叶无力的娇喘着,却突然想到这好像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幺疼痛,不由地鬆了气。

  可是,紧接着,金叶又感到到自己的下体好紧,此刻正不知廉耻地紧紧包裹住她里面的阴茎,不停地蠕动着。而且……而且经理的阴茎好像已经进入到自己阴道里三分之一的处所,难道他要不遵守诺言,全部插进来吗?

  金叶急忙忙乱地往下看了看,”吁“,还好,下面粗壮的阴茎只是塞进去了一个龟头而已。他的阴茎也实在是太过粗大了,只不过一个龟头也佔了我阴道的那幺多,要是全部的话……那我底下不被它顶穿了才怪。金叶心里想着。

  可是……金叶苦笑了一下又想到,这幺一来,又和让他全部地插进来有什幺分辨呢?只怪自己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已经迟了。我该怎幺办啊?我真是一个笨拙、淫贱的女人,我该怎幺面对自己的老公呢!金叶一时愣住了。

  金叶的表情被刘经理一丝不漏的看到了,他淫笑道:”宝贝儿,现在该你用手为我服务了。“这该逝世的魔鬼,想到自己的贞洁就毁在他的手里了,可是,事已如此,还能有什幺措施呢?也只好将错就错下去了,反正我没有让他全部插进去,也算对得起我老公了吧。

  想到这里,金叶无奈地恨了经理一眼,从他的脖子上收回右手,握住了经理露在自己外面的阴茎,套动起来。

  这次必定要让他射出来,自己再没有机会了。

  噢,对了,他刚才说过,还要我下面轻轻的动,再配合上我的手,他才干出来。金叶一面心里想着,一面举动着。不行呀,我做不出来这种事呀。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做出这种基础上和性交没有什幺两样的动作。可是,如果不做的话,等会那就更加得……唉,不管了,也只好这样了。

  可是,当金叶试着要晃动自己的下面时才创造,此刻由于自己的双腿大大的张开着,而且臀部坐在桌子上,根本就没有借力的处所。反而因为金叶的这些的动作,使下体内的阴茎又深入了一些。

  经理看见金叶的窘态,不怀好意的道:”小叶呀,怎幺不动呀?“说完,还把他的阴茎抽出去,然后”咕唧“一声,又插了进来。

  ”啊……刘总……你好坏呀……“刚才插入时从金叶下面发出的水声让她羞红了脸,金叶娇羞地道:”还是……还是你自己动吧。“”呵呵,好啊,既然宝贝儿说话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你可不要懊悔呦!“说完,金叶下面的阴茎已经迫不及待的缓慢动了起来,大概他也忍不住了吧。

  此时金叶的下面又涨又痒,宏大的刺激让金叶阴道里的爱液不争气的泉一般涌出来。

  ”咕唧、咕唧、咕唧……“水声绵延不断的传入金叶耳中。

  ”哼……嗯……“金叶仔细感受着从下面传来的每一丝快感,嘴里不受把持地呻吟起来。好在经理还算受信,他的阴茎一直再没有前进一分。

  渐渐的金叶放下戒心,双手只是紧紧搂住经理的脖子,全身心肠投入到这场让人快活而又放蕩的游戏当中之去。

  ”啊……“

  ”小叶,舒服吗?“

  ”嗯……“

  ”那以后还让我这样子对你吗?“   ”嗯……“”咕唧、咕唧、咕唧……“”啊……刘……经理……你…你…的……好……大喔……好……舒服……“”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小叶你可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你把腿擡起来吧。“金叶屈服的擡起了腿,躺在了桌子上。经理将金叶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

  此时,金叶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危险即将来临。迷糊之中,我金叶感到到经理把阴茎退到了自己的阴道口处,并且经理把他的上半身压在了自己身上,金叶的腿被*迫的压向自己的身材两侧,成了一个”V“字形。

  ”嗯……怎幺不动了……射……出来了吗……“”没有,还早呢。“金叶只听见自己下面传来”咕唧“一声,经理的大阴茎又插了进来,顶在她的花心处。金叶舒服的发抖起来,迷离的双眼正好看到自己的脚趾,又一根根的翘了起来。

  从金叶的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呻吟声。

  ”呜…好舒服……啊…不要啊……刘总……你…你怎幺全都放进来了……“心理上的宏大落差,让金叶阴道里面急剧的压缩起来,阴道的肉壁紧紧缠绕住刘经理粗大、坚硬的阴茎,连金叶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刘经理宏大的龟头。

  ”呜……“一瞬间,金叶彷彿飘了起来。

  同时,金叶的阴道里开端痉挛,一阵阵热流不受把持地喷出,浇在刘经理的龟头上、阴茎上,剎那挤开她的阴壁,流在桌子上。

  最后,金叶隐隐约约地听见经理说:”时间到了,我的小宝贝儿。“良久,金叶的神志渐渐恢复过来,看着刘经理,心中的悲愤、委屈一下发洩不出来,忍不住哭了起来。

  辛苦了这幺久,最终还是要失身给这个大色狼了。老公呀,我该怎幺面对你。金叶不知该怎幺办。

  ”不要哭了,小宝贝儿,眼睛哭肿了怎幺办?一会儿会让人看到的。“经理得意的安慰道。

  是呀,眼睛哭肿了一会怎幺见人。金叶眼睛红红的看着经理,恨恨地道:

  ”你这个大色狼,我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滑稽的是当金叶端庄地说这些话的时候,下体还插着一支宏大的阴茎。

  经理不认为然地道:”嘿,你个小骚货,刚才你舒服的时候怎幺不说这些。你看看你,底下还会喷水,害得我刚才差一点就射出来了。“金叶脸一红,想起刚才高潮时不知底下喷出了什幺,是尿、还是爱液, 她自己也搞不明确,金叶还是第一次涌现这种情况。   金叶吶吶地道:”现在你该满足了吧,放我走吧。“”不行,我底下还难受着呢,你让我射出来我马上就放你走。“果然,金叶感到到他的阴茎在自己体内正不安的脉动着,而且越发的粗壮。高潮刚过后的金叶变得触感特别的敏锐,金叶甚至连刘经理龟头处坚硬的棱子,还有他阴茎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明确感到到了。这些都被她充血的阴壁捕捉到,传送到她的大脑之中。

  金叶刚才那坚定的决心又开端动摇了,反正已经失身给这个大色狼,也不在乎这幺一会了。想到刚才那种欲仙欲逝世的滋味,真是太奥妙了,这些是她老公无法给她的。金叶的下体又开端蠢蠢欲动起来。

  金叶却不知道,此时的她,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背叛了自己的老公。

  金叶不敢看刘经理的眼睛,低着头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道:

  ”那好吧…你快一点,不要让别人知道了我们的事。“经理喜道:”那没有问题,我的美人儿警惕肝。“剎那间,金叶下体的水声又传了出来,宏大、粗壮、坚硬的阴茎开端在她下体内高速地抽动起来。

  金叶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可在被经理插了才几下后就忍不住叫出声来,不,应当是哭叫起来,因为,那种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她如果不这样,也许就要窒息过去。

  ”呜……插……逝世……我……了……“

  不一会儿,经理将金叶的小腿压在她的脸旁,使金叶的臀部向上挺,这样他的阴茎就插得更深,他每次都将阴茎拔至金叶的阴道口,然后又重重地插进来,这时,金叶还感到到他的阴囊拍打在自己的屁股上,而龟头则顶进了自己的子宫内部。

  ”呜……饶……了……我……吧……呜……呜……“”呜…刘……总……我……真……的……受……不……了……啦…呜……“”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啪、啪、啪、啪……“

  全部办公室里都充满了金叶的淫叫声,呻吟声、水声,还有她的臀肉与经理大腿的碰撞声。

  ”呜……妈……妈……呀……“

  金叶是真的受不了了,连妈妈也叫了出来,刘经理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金叶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流出了多少水来。

  ”小蕩妇,叫哥哥!“

  ”呜……哥……哥……“

  ”叫好老公!“

  ”不……呜……不……要……啊……我……要……逝世……了……“经理更加大力的动起来,每一下都插入金叶的花心里。

  ”快叫,你这个小蕩妇,竟敢不听话,我插逝世你!“”呜……饶……了……我……我……叫……停……止……呀……呜……“   ”好……老……公……“”哈哈哈哈,这才乖,再多叫几声给我听。“”好……好……老……公……好……公……饶……呜……“金叶此时可怜得连话也说不明确了,可是刘经理他并没有放过她,反而更加高兴的抽插起来。

  ”齐金叶,你这个小贱人,小浪蹄子,大骚*,平时竟然假装正紧,哈哈,现在怎幺不装了,怎幺这幺淫蕩。“”你……我……没……有……呜……呜……“金叶从未听过老公以及别的男人这样称呼过自己,经理的话使金叶感到既是羞愤而又更加的高兴不已。

  经理突然急促地喘起气来,道:”齐金叶,你个臭婊子…给我把腿夹紧,我…要射了!“金叶脑海里突然甦醒了起来,她突然想到,今天是她的危险期。金叶用尽全身的力量扭动着身子,想要让经理的阴茎从自己身材里面脱离出来,她急切地道:

  ”不……不要射到我里面呀……“

  刘经理的阴茎突然又涨大了许多,他哪管这些,他现在心里只想着狠狠地操身下这个靓丽的小淫娃。他逝世逝世按住金叶,下面更加不停的冲刺起来。

  ”呜……呜……啊……“金叶哀鸣了一声。

  金叶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端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下体感到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喷洒在金叶花心的最深处。

  金叶再也顾不了许多,仰开端,半张着嘴,身材不由得弯成了一个俏丽的弧,阴道深处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

  金叶真是一个悲哀的女人。

  良久良久,经理拔出了他那已经开端有点发软的阴茎。

  金叶默默的坐起身来,戴上胸罩并将内裤套进自己的腿上穿好。

  经理等金叶扣好上衣的全部扣子,然后赤着下身,谄谀似的帮金叶拿过鞋,道:

  ”小叶啊,你下面好紧,夹的我好舒服!怎幺样?被我干舒服吧!爱好我的大阴茎了吧!比你老公的厉害吧!瞧你那一声声淫叫,叫的好浪啊……“金叶没有理他,站在地上使劲将裙子上的皱纹扯平,只是,裙子的后面湿了一大快。

  联想起刚才荒谬的举动,金叶的脸又红了。

  金叶想了想,低头对经理说:”刘总,今天的事我就当没有产生过,只是以后你要是再敢……我真的会报警。“说完,金叶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经理的办公室。只是,金叶却没有看见经理嘴角边慢慢流露出的笑容,否则她必定会懊悔自己这自作聪慧的决定。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淫蕩的马晴        大校花沈沦记       娇妻偷偷被人骑        成熟妩媚的乾妈       美女犬候群之月下美人
我和儿媳的恋情        我的太太和小女儿被人干了        淫蕩的杨静        美妻姿吟在楼上被奸
岛屿里的森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132yy.com-婧倩馆-7rmy.com